萨利机长,不外如是

来源:http://www.cantairede.com 作者:新闻资讯 人气:60 发布时间:2019-08-05
摘要:看完片子回想情节,其实还是很简单的一个故事,一场空难事故及其调查过程而已。人物不多,反转一次,不算复杂。 但难得的是把这样一个故事用合适的方式讲述,倒还比较吸引人。

看完片子回想情节,其实还是很简单的一个故事,一场空难事故及其调查过程而已。人物不多,反转一次,不算复杂。
但难得的是把这样一个故事用合适的方式讲述,倒还比较吸引人。空难的梦魇开头,抛出了悬念,足够强烈的视觉冲击也奠定了紧张的基调。
随后是一长段剧情蛮有意思,一边是民众对英雄的崇拜,一边是调查组的质疑。机长在英雄和罪人这两个角色之间被动摇摆,何况自身家庭还困境重重,心情不可谓不复杂。
剧里一而再再而三地让机长梦到出事的场景,也很真实。看过一个说法,空难发生的七天之间最后不要坐飞机,飞行员会有心理阴影。当电影把这种阴影具象化后,让人觉得飞行员这个职业真是职责重大,相当不易。
有趣的是,无论面对民众的追捧,还是面对调查组的质疑,萨利机长对整件事情上自己的表现只有一个评价:“I don't feel like a hero, I'm just a man who was doing his job”。
电影巧妙地把根据调查组掌握的情况,将空难事件回顾拆成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重点刻画事件的起因以及救援的过程,独独留白了机长的操作;第二部分配合着飞行模拟重现了当时萨利的操作。这样的拆分在前期留了足够的悬念,也让最后的反转有了荡气回肠的感觉。
萨利当然是英雄,他救了机上155人的生命。但英雄不用架上神坛去膜拜,不用给他安多么高大上的思想内核,踏踏实实地做本职工作,也许某个时刻就会成为英雄。萨利机长处理突发事件时冷静的样子,面对调查庭,在对自己专业素质绝对有底气情况下说出的那番话,谁能说不帅呢!
这应该算“美国梦”的另一种诠释形式吧。

这可能是空难题材史上仅有的一部不靠灾难特效,老老实实拍故事就把你拍哭的电影。

片尾最后一个情节真是让整部片子的格局更上了一层。最后调查水落石出,调查组问副机长,“如果让你重来一次,你会做出什么别的选择吗?”副机长笑着说:“我会希望它发生在七月。”
大伙的笑声一扫之前的整部片子的压抑沉闷。这个情节给我的感觉很像汶川地震发生后,成都市响起的第一声麻将声。灾难是会过去的,英雄的光环也会慢慢被时光冲淡,然而好也罢,坏也罢,生活依旧是要过下去的。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知柔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电影延续了伊斯特伍德一贯简单,细致却有力的风格,用沉稳的运镜和冷静的叙述展现了舆论、制度与人性的冲突,重新探讨了英雄的定义。电影闪回,交叉叙事等手法的运用自如老练,使影片整体叙述显得逻辑清晰,又张弛有度。影片放弃了传统空难片将坠机作为高潮情节的套路,将叙述重点放在了NTSB与萨利的争锋相对上,着重刻画了事件发生后各方对萨利机长造成的精神困扰和压力,影片最后通过闪回手法,在听证会双方交锋对垒的情节中将全片推向高潮。

影片故事简单,结局毫无悬念,但在娓娓道来的故事叙述中,成功地为观众展现了事情发展背后的种种乱象,给观影者带来许多深刻的思考。

首先是逐利的媒体与个人意愿的冲突

电影将重点放在飞机迫降后舆论对机长萨利的盲目追捧和NTSB对萨利严肃审查的荒诞现象上,影片详细刻画了当媒体得知萨利机长成功迫降后,媒体对其家人及萨利本人的疯狂堵截。媒体一厢情愿地将萨利塑造为国家英雄,却丝毫没有顾忌萨利本身感受,当媒体收获一篇篇夺人眼球的报道时,萨利却在宾馆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媒体从不真正关心萨利是不是英雄,如果NTSB宣布迫降水面是个错误的决定,他们便会立即将标题换为”萨利机长究竟是英雄还是骗子。“对于萨利本人而言,他不过是媒体的一个消费品。媒体从来只关心人民想要一个英雄,而人民只关心他们需要他是一个英雄,而所有人都忽略了英雄之所以被人民所敬爱和仰慕,是因为人民将他追捧到英雄的位置,却从来没有考虑过英雄自己的想法。其实萨利只是在做一件普通的工作而已,正如他接受采访时所说:“I don't feel like a hero,I'm just a man who was doing his job."对于他而言,飞机失事后的紧急迫降,是他作为航班机长的应尽职责,对于飞机落水后乘客救援事件的关切,是他作为一个飞行人员与生俱来的责任感,但成功迫降后的萨利无疑被民众的过度崇拜所惊吓,以至于从迫降救援结束返回酒店后,面对酒店人员极度热情的拥抱,化妆师“替妈妈”的深情一吻,再到最后酒吧酒保和客人对他的夸张称赞,都让萨利感到无所适从,难以面对。

其次是僵化的制度与人性的冲突

理论上来说,在发生事故后,NTSB对机长的调查是一个合情合理的正规流程,但导演刻意强化了NTSB的在调查中忽略人为因素,频繁对萨利施压的丑陋嘴脸,一方面,是为了制造戏剧冲突,使得影片更加好看,另一方面,导演也是希望通过二者的冲突,来反映体制与人的内在矛盾。正如影片所见,规定和制度是死的,而人是活的。QRH快速检查单是死的,而萨利是活的,因此飞机出事时,他没有浪费时间从第一条开始检查,而是在发动机刚开始减速时,就直接打开了辅助动力装置(QRH 第15条操作),副机长明确指出了萨利跳过逐条排查流程这一举动直接确保了飞机能够顺利迫降。同样,工程师和模拟飞行器的数据是死的,而人是活的,正如萨利所说:”“you are looking for human error, then make a human.” 生动展现了在特殊情况下,体制的不完善对人造成的局限性。其实很多时候,只有人,才可以救人。我想故事最差的结局,莫过于机长为了所谓的规定,去遵从塔台的错误指令,最终导致155人全部丧生的悲剧。这是伊斯特伍德留给观众的一个思考,一次对体制的质问。回过头想,许多时候,并不是灾难本身对人造成了伤害,而是人类自己伤害了自己。正如萨利说的那句经典的话:“过去四十年我载过无数的乘客,而现在他们却想用208秒来定我的功过。”

最后,我们需要重新思考英雄的定义。

影片之所以令人动容,是因为在航空岗位上的每一个人,都恪尽职守的完成任务,这是所有人团结一致的结果。当机长下达紧急迫降命令时,全机组空乘镇定而又整齐的呼喊”Brace, Brace,Brace, Heads down, Stay down“,她们对机长报以完全的信任,全神贯注地引导乘客进行迫降动作实施。当塔台指挥员沮丧的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以为飞机坠入河里时,同事带来的迫降成功消息令他兴奋不已。当萨利在医院听到”生还人数155人"时,难以抑制的眼眶泛类,走到窗边,郑重地重新带上了他的飞行员领带,那是作为一个飞行员最深沉的责任感的体现。回到酒店一个人的房间,萨利拿出了皮夹中随身携带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A delay is better than a disaster."

真正的英雄不是媒体吹捧出来的英雄,更不是为了固守体制而做出明知错误的决定,真正的英雄是
一个团队,在灾难来临前,恪尽职守,驻守阵地,勇于承担责任,以自己专业的能力保全全部乘客的安全。影片最后,萨利机长说了这样一段话:"不是的,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我们所有人的,乘客,救援人员,空管人员,轮渡船员,还有警局潜水小队。我们都尽了一份力,这才是我们能够幸存下来的原因。” 伊斯特伍德用强有力的结尾给出了一个极具个人主义色彩的回应,平凡尽责即是伟大。萨利机长在听证会中途休息时,对副机长说:“听了录音你有什么想法?我感到无比自豪,我们在危急时刻相互配合,我们缺一不可。谢谢你,我们恪尽职守了”

这不是伊斯特伍德最好的电影,甚至排不到前几名,但仍然是一部值得用心去体会的电影,汤姆汉克斯用他老练沉稳的演技和内敛的气质将人物处理的恰到好处,与伊斯特伍德的影片基调相得益彰,将萨利机长的沉稳,勇敢与坚强,表现的淋漓尽致,稍不留神,就会被之感动。就影片而言,我很喜欢,对两个相加近150岁的电影人来说,拍成这样,足够了。好好珍惜,毕竟他们的电影看一部,也就少一部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苏杨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天线宝宝论坛开奖结果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萨利机长,不外如是

关键词: 天线宝宝

上一篇:毫无意义,机器人本就不该有人性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