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伯爵

来源:http://www.cantairede.com 作者:新闻资讯 人气:151 发布时间:2019-08-12
摘要:昨天看了,我觉得还不错吧,是轻松搞笑又不是细腻的轻喜剧。郭京飞话剧出身,这又是他自己曾主演过的同名话剧的改编,他对角色的把握和演绎自然没得说,热巴倒是一个小惊喜,

昨天看了,我觉得还不错吧,是轻松搞笑又不是细腻的轻喜剧。郭京飞话剧出身,这又是他自己曾主演过的同名话剧的改编,他对角色的把握和演绎自然没得说,热巴倒是一个小惊喜,听说是两年前拍的现在才上映,两年前她也就刚毕业没多久吧,也还是个新人,搞笑的地方放得开,情感戏份表演得也很到位,我看的时候反正跟着抹了好几遍眼泪。整部电影氛围是轻松愉快的,我觉得适合小情侣或者闺蜜聚会看。

几年前在深圳第一次听人说起话剧的时候,别人就我跟我说开心麻花的话异常火爆,那个时候我还没正儿八经地看过一次话剧,对话剧的了解仅限于高中语文课本上的那些剧本,对话剧和小品的区分也不是很清楚。

机缘巧合,我有那么一点小品的上台经验,我靠着一帮和我一样“脸皮厚”的同事每年都会在老东家的年会上表演小品类的节目,小品比较好表演,拿出“不要脸”的本质出来,再加上装傻充愣,基本上怎么演都不会坏,而且笑果很不错。直到有一年我们的小品剧本被晚会节目总导演改成了话剧,导演对我们的要求变了,让我们按照话剧的要求来演,而不再是演一个小品。而且是从一个搞笑类的小品改成一个有点悲情的话剧,表演难度瞬间被放大了好多倍。时至今日,我还记得节目总导演跟我们说的几句话:

“话剧演员和小品演员在表演节目的时候是不一样的”

“话剧在肢体和语言上更具张力,而小品则不是。直白点,话剧更夸张,人在生活中几乎不会那么说话和表达,而小品更像是日常生活中的节选”

“话剧因为要更用力的表达,所以可能不需要扩音设备,而小品则不行”

以上这些就是我对话剧最基本的认知了,凑巧我两年前在深圳华侨城文化创意园看了一场专业人士的公益话剧——《世界工厂》(不记得是不是这个名字,但话剧内容一定和这个有关),那场专业的话剧演出给我带来的感受再次加深了我对话剧的理解,也就是话剧表演张力的饱满。

17年5月份我因为换工作离开深圳来帝都做一个北漂,在考虑换城市时其中有那么一点原因是考虑到北京的文化产业和文化底蕴,希望能见识到更深厚一些的文化气息。来北京半年后,熟悉的差不多了,就开始约人一起去看话剧,想着看话剧毕竟不便宜,看完了不讨论讨论,未免有点太粗犷了。元旦后终于成行,1月6号晚上去看了开心麻花的《乌龙山伯爵》,因为这个剧比较经典,且饱受好评。

所以一定程度上说,我是带着向话剧致敬的心境去看的话剧,结果我看完后,大失所望,这和刘老根大舞台有什么区别,怎么搞笑怎么来嘛。以下是我的一些不满,也就是吐嘈:

  1. 话剧本身并不能做到让我抽离,感受不到话剧本应该具备的高感染力

从《乌龙山伯爵》第一幕的卖棺材开始,我就已经开始走神想他们的剧本是怎么编写的了,以及剧情会怎么发展,完全没有感染力和代入感可言,整体就是一个段子集,编剧把各种段子串了起来,具有了故事性,但这个剧情难免有点为了搞笑而搞笑。为了搞笑或者把故事串起来,导致一些剧情发生的有点不合逻辑,比如变性且整容并更换身份后的劫匪还留着当年抢劫所用的头套和抢来的警探的手表,很不合逻辑,正常情况下,销毁都来不及呢,还山南海北滴带了好几年,好像就是为了让警探再次找到得以破案。

因此故事只是为了把段子串起来,让这出话剧得以继续直到结束,除此之外,故事再没有其它意图和作用,有点像是糗事百科的编辑出的剧本,所以看完了,笑完了,也就完了,多日之后,观众可能能记得其中的几个段子就已经很厉害了,再无其他。加上话剧一幕幕之间的切换带来的明显的中断感,这个话剧给我的感觉还不如一个爆米花电影。

  1. 不知道开心麻花其它剧如何,我看的这场看出了太多沈腾和马丽的痕迹

我认为一个好的演员,对于任何一个角色都应该有自己的理解,演员演一个角色其实是拿自己的理解让限定好的角色真实起来,也就是活过来,或者说角色是演员表演时的衣服,这样角色才能更真实,也更能深入人心。所以,不同的人来演孙悟空必然是不一样的,六小龄童演的孙悟空是经典,我觉得郭富城演的孙悟空也不赖,周星驰版本的更让人无法忘怀。如果六小龄童之后演的孙悟空都是六小龄童版本的,那就不是在演孙悟空,而是再演六小龄童了,那就不再是致敬,而是在复制,是演员和导演懒惰的表现。

可惜的是,我在《乌龙山伯爵》这场话剧中,看到了沈腾和马丽版本的男主和女主,不管是台词的表达方式还是形体语言的表达,都有一股浓浓的沈腾和马丽味儿。这对于演员来说,并不是什么好的东西,如果只是为了学习,那就到没什么了,毕竟先入局再破局始终是个好方法。

  1. 不开玩笑的说,有些梗的岁数可能比观众的年纪还大

如果是看一个娱乐节目,最怕的应该就是看到一些老梗和烂梗。

都特么2018年了,一开场就是,问:要翻盖的还是滑盖的棺材。十几年前就流行的段子,到现在还在用,要不是这梗,估计很多人都快忘了当年最流行的手机是翻盖或滑盖了吧。讲真,台下的有观众的年纪还没这个梗的岁数大。

这些耳熟能详的老梗在台上被正儿八经的话剧演员说出口的场景,让我想起春晚被吐槽的一个点,段子越来越没有创新,完全就是网络段子的再现,不复当年一场春晚的段子让观众开心一整年的巅峰时刻,所以大家是一年比一年失望,最后,年轻一代就直接不看了,反正早就都看过了,除了不大上网的父母。

4.有讽刺和丑化LGBT群体的嫌疑

今年年初,电影《情圣》推出后,就有人指出开心麻花有丑化和讽刺LGBT群体的嫌疑,立足点就是所有的开心麻花中的男男情节都是,一

演员谢幕观众停止鼓掌后,我就对一起来的朋友说:这哪是话剧,这不就是一个小品嘛,没看到太多话剧应有的东西。

本文由天线宝宝论坛开奖结果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乌龙山伯爵

关键词: 天线宝宝

上一篇:爱情正剧,住进热巴的双眼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